轱辘

        最痛苦的那段时间,一面沉溺,一面看着周围的高楼大厦,想着小格子里面的人是如何生活的,他们投入的度过生活,可能也会闲暇时想想一些世态炎凉,疑惑生活的意义,但是很快被前天的超市特价传单或是房间里小孩骤然的哭声打断,那些零星的东西又散落进时光的缝隙里,变成可有可无的灵光一现。真好,没有开始对生活产生疑问,就永远不会背离生活,不会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活得痛苦,其实这样的痛苦没有必要。

进化

        我和妈妈对于人类进化的讨论有点僵持不下,虽然是我妈单方面的恼羞成怒,但是我实在对于我妈所谓人类是所有动物中进化得最完美的这个观点不敢苟同,人类除了大脑智商真是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地方,而人类也并没有比动物高等,这种高等的标志只是人类社会阶级划分的另类模式吧?
         好吧,作为一个纪录片爱好者,我真的觉得人类不过大自然的一员罢了。这也算是一点小偏执吧,哈哈。

文荒

       薄暮冰轮的彩蛋游戏三部曲一口气刷完,意犹未尽,心里一直庆幸还好自己看的时候三部曲全出完了,然后我点开了大大的小说专栏看到了噩梦游戏,要哭了好吗!只出了第一部,还是刚刚完结,我当时就含泪离开了专栏。
       接下来的一个月我几次点开噩梦的专栏首页,每次都是扼住命运的喉咙,压制心中的野兽才控制住自己,文荒伤不起好吗,这年头看小说太不容易了。唉。

我想

拥有一个逃离的姿态,
逃离热情,
逃离怀抱,
逃离悲伤,
逃离安慰,
以一种脚尖划过生活的轻快。
我想变成猫。

一朵孤独的云。

花团锦簇

春日

华灯初上

晚霞

抚仙湖